极速体育看球头条40岁的科比,偏执与疯魔

40岁的科比,偏执与疯魔

所属分类:看球头条

发布时间: 2018-08-23 22:00:52 来源:  看球直播  

  夜半时分时,你在干啥呢?

  你正在酣然入梦,睡的迷迷糊糊,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伴随着磨牙相互交织。嘴角流淌出的口水正不断蔓延,滴滴答答撒在枕巾上。毕竟在梦里,平凡如你就像《后来的我们》里的男主那般一夜暴富,当上CEO,迎娶桂纶镁,走上人生巅峰。哎呀,这梦可真是香甜脆爽,再做会儿,再做会儿吧。毕竟一觉醒来后,又是全新的一天,平凡的一天,周而复始的起床,刷牙,早点,搬砖。

  或者你正被失眠搅的难以入睡,辗转反侧哪怕数羊数了八百遍,也无法进入梦境。没辙,只能打开台灯,踹起手机,撸一把王者农药,被坑到不能自理后刷一遍微博,在一圈大V的评论板里留下诸如“三观正”、“23333”等回复。随后打开抖音,看的津津有味,而一旁的闹钟,此时悄无声息将指针指到“1”,已经凌晨一点了。

  夜半时分,科比在干啥呢?

  他没有酣然入梦,也没有拿着手机或平板百无聊赖,更没有与瓦妮莎做一些以下省略八百字的事儿。那么退役后,名义上的过气篮球运动员,失业中年,都在鼓捣些什么呢?答案如下———

  疯狂工作。

  具体疯狂到何种程度?不妨借他人之口。科比有个合作伙伴,名叫雷普尔,简单粗暴的讲就是当年与老大一起经营饮料厂。在谈及科比时,雷普尔是这么说的。

  “有一次我凌晨三点给他发去短信,结果仅仅一分钟便收到了回复。当时我就意识到了,我们其实是一类人,为了工作废寝忘食,为了工作可以无比疯狂。”

  所以说还是咱老祖宗总结的精辟: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球场上有多偏执,商场上便有多偏执,球场上有多疯魔,商场上就有多疯魔。如你所见,都是一样一样的。

  其实仔细想想,何苦来哉呢?无论论坛,知乎,还是微博,时常能看到这样的言论。“我要有个N套房,两三百万存款,还上啥班?每月收房租,吃利息,生活便乐无边。”这样的日子当然轻松惬意,毫无压力,旱涝保收,不必朝九晚五,也不必去看老板脸色,更不必无时不刻担忧万一失业后,那一屁股的房贷该咋办。简直就是每一位普罗大众心中的极乐世界,人间天堂。

  而科比,他足以过上比这强百倍的生活。二十年职业生涯,他各项收入累加起来达到6.8亿,哪怕依法缴税扣除一半再扣除各项花销,起码还有3亿美元左右的现金流。更别提退役后老大并非没有收入来源,按照白纸黑字的合同,以勾子为首的各路赞助商每年仍会将2500万美元孝敬到他的手里。

  这样一笔财富,足以让全美任何一家银行的行长攥紧科比的大手,言辞诚恳的表示“你是我亲哥”;足以实现各式各样的自由(注,想上月球理论上也是够的,找马斯克商量商量),比刚实现外卖自由的Doggy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;同时足以满足瓦妮莎,以及三个女儿各式各样的愿望,想买爱马仕香奈儿?想买芭比娃娃?想要环游世界?太简单了,不就是花点儿小钱嘛。没事还能去制作个短篇,去奥斯卡上露露脸,刷个成就感,还不是美滋滋。

  这样的生活自然是极好极好的,但科比偏偏不喜欢。

  想要的是什么?想要的是那种纵横驰骋,压力重重的生活;想要的是那种自我认同感爆棚,工作量溢满的生活。“我对成为代言人已经没啥太大的兴趣,我想要亲自上阵。”科比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去做的。毋庸置疑,这与他的性格息息相关。对比高高在上,同时也是享乐至上的帮主,科比可能真的不太一样。毕竟我们在谈及老爷时,时常夸赞他在球场天下无双;而科比在谈及自己时,却明白无误的说过这样一番话。

  “如果20年后自己的最大成就仍只是篮球,那无疑说明我是失败的。”

  于是便会发现,固然60亿与禁卫军在网上斗到不可开交,恨不能顺着网线爬过去啐一脸唾沫,老大与老汉之间却惺惺相惜。理由很清晰,60亿与禁卫军总会为老大或老汉的江湖地位争执不休;可在老大与老汉看来,篮球场上的江湖地位,并不是什么值得去夸耀一辈子的东西。他们眼界宽广,野心十足,一门心思想要在退役后打拼下一块更大的版图。因此在时不时调侃“阿King这货真是门槛精,天生的生意人时”,老大却在闷声发大财,君不见两年前的600万投资,如今的市值已经滚到两亿了。

  以巴菲特的投资回报理论而言,这无疑是一次伟大的投资。而科比的基金公司,已如八爪鱼般四处出击,将触角伸向各个领域。从科技到媒体,从新能源到数据,无一例外都是当下最热门的行业。或许在几多年后,我们极有可能听闻这样的八卦。在一家酒吧里,西装笔挺的老大,与发际线已经掉到精光的老汉,狭路相逢。

  “你来了?”

  “我来了。”

  “我早知道你会来。”

  “我也知道你会在这儿。”

  “听闻詹老板最近高歌猛进,收购了不少企业?”

  “还好,还好,科总同样春风得意,感觉整个人都像年轻了十岁似的。哎,waiter,这里的WiFi是多少?”

  “詹老板现在的身价,估计有四十五亿了吧。”

  “差不多吧,科总呢?”

  “和你老詹旗鼓相当,不相上下。”

  “果然你我都是英雄,来,咱俩干了,都一口闷了,别随意。”

  “……你们俩在这互吹了半天,谁把这酒钱先给结了?”waiter在一旁一个没忍住,开腔了。

  从未来拉回现实,之于现在的科比而言,无非就是人生的另一端旅程,另一个起点。一如科比当年始终认为,自己职业生涯最出色的比赛永远是“下一场”那般,如今的科比也执拗的坚信,600万变2亿绝不会是他最亮眼的投资手笔。通过这样的因果关系,我们便能深切的理解,他对于工作如此偏执且疯魔的原因所在。正如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那般,有些人也是永远不会知足的。他们的人生观、价值观与世界观永远只有一个方向:前进、前进、不断的前进。

  所以不必再怀揣“老大有朝一日会技痒难耐,重新上阵拼杀的”念头。我们也曾一度错误的认为,这个男人天生为篮球而生。只是就退役后这两年而论,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为渴望征服一切而生。篮球场,仅仅只是其中的一片战场罢了。

  套用那句俗的不能再俗的鸡汤便是:这个世界上尤其恐怖的事情,便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。既如此,何不卖力多搬一块砖,挣点儿工分;何不努力多背一组单词,争取明年突破四六级?之于平凡的我们而言,在惊叹科比成就的同时,或许也能从中品出一些人生的哲理。

  最后以这样的场景,作为今儿这份盒饭的收尾。

  “闹钟调好了吗?媳妇儿?”

  “当然了,这二十年多年,哪天给你错漏过?”

  “今儿就调到4点40吧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刚好40大寿,就多睡40分钟吧,权当给自己送一份礼了。”

  说完这番话后,40岁的科比笑了,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xyundong.com/toutiao/cqec.html

展开全文